咨询热线:0571-88303801

阿特发健康总经理程春雷眼中的杭州许半仙——许仲凡

  在杭州人的口风里,只有两种人被称为半仙:一种是卜课算命的巫师,还有一种就是神乎其神的医师。在上世纪五、六十年代,杭州城里悬壶挂牌的医生中,被老百姓呼为半仙的,似乎只有一位,那就是广兴中医院的许半仙。街谈巷议,口碑相传,人们不称他的名号,而径直呼其为许半仙。

  许仲凡起先也并不在广兴中医院坐堂,而是在旁边的一条称之为木场巷的小巷里。一座不大的墙门房子,便是许仲凡的寓所兼诊所。跨进门槛,天井里随意地种着些南天竹,万年青之类的花草。廊沿上或有人声,抬头却只见一笼鹩哥在轻声絮语。在读小学时,我常随家父止白公去木场巷许宅聊天。小孩子听不懂大人的谈话,反倒把屋内的陈设记在心里。许仲凡的诊室中央,突兀地放着一只其大无比的柜架,外边罩着纱罗,里边桌椅齐全,书画并陈,高脚的铜痰盂闪着沉稳的包浆。许仲凡就在这间屋中屋的碧纱橱里三指搭脉,五指开方。

  许仲凡的下巴上养着一撮山羊胡须,骨骼清奇,穿扮颇有古意。盛夏季节他会赤膊只穿一件用小竹节串起来的衫子,手上摇一柄鹰毛扇。冬天当然是中式裤褂和袍子,但头上却险凛凛地放着一片八角呢帽,改朝换代,哪怕名医也不得不赶此时髦。与他对街而居的伤寒名家王幼庭时常与他一道行走在庆春路上。王先生一看就是个道貌岸然的蔼然仁者,而许先生则满身上下都洋溢出江湖高人的仙家气派。

  许仲凡课徒极严。王幼庭曾让自己儿子拜在他门下学艺,不多久,就被许仲凡用又长又粗的铜头烟锅打得抱头鼠窜,逃回对面下兴忠巷的家去。他的不少徒弟也大多吃不消他的旱烟管,半途而废。唯有两个儿子,没处可逃,坚持到出师,如今也一并成了名医,总算功德圆满。

  许仲凡不仅穿戴脱俗,讲话也一鸣惊人。他还在私人诊所时,有过一句名言:“公家医院里看得好病的啊?人还没断气呢,医生护士白衣白帽统统穿起,赛过披麻戴孝一样”!只是没过几年,他老人家也终于只好穿着一袭白衣,坐在广兴中医院里了。不过也全靠着广兴中医院这样一个平台,让他施展拳脚,其道乃大行,病人越嗡越多,许半仙的名号也就是那个时候腾喧众口的。

  许仲凡一口诸暨土白。中医看病,讲究望闻问切,他却是一句不问的,如果病人不知好歹,先说病情,是要被他当头棒喝的:“是你看毛病,还是我看毛病!”许仲凡长于望诊,阴阳清浊,寿夭刚柔常在一望之间。诊起脉来更是低眉瞑目,捻须沉吟,三部九候,尽在胸中起伏。许仲凡擅治妇科,女子有孕,按之即能知男女;又擅内科,常从色脉断生死。曾有一位经常来往的亲戚,偶然请他诊脉,不料许仲凡诊罢面露凄戚,正色道:脉如雀啄,命夭当在旦夕之间!这位朋友勃然大怒,以为许仲凡触他霉头,拎起一把茶壶朝他面门掷去,幸亏许仲凡少年时练过几手长拳,接过茶壶,轻轻放下,飘然而去。不料次日黄昏,冥报传来,此人竟已在凌晨命归黄泉!

  许仲凡望色诊脉之后,即伏案疾书,所写脉案或洋洋百言,或竟一二字。报方时口中念念有词,皆为医术中经典段落。用药虽不多,搭配却极巧。许仲凡治病,注重气郁,注重肝火,注重精神因素。药多疏肝解郁。理气化痰之品,方皆逍遥散,越鞠丸,四磨饮子之属。药价极廉而疗效不俗。陈年痼疾,常能药发如箭,一矢中的,用药轻灵,却有四两拨千斤的巧思,君臣佐使,出奇制胜,下笔如有神助。因此,许仲凡极受贫苦大众如搬运工人,三轮车夫,纺织女工等的信任和欢迎。

  作者和许半仙儿子许子春先生合影

  可惜,这样一位深受平民百姓爱戴的名医,未能高寿而终。在1972年的嚣嚣市声中,他在久居的陋巷素屋中寂寂死去!

  如今,中医从来没有这样的热闹,医馆林立,名医如云,每一位挂牌的专家头上都闪耀着各种各样炫人的职称和头衔。我忽然想起,不知许仲凡当年有没有过这样显赫的头衔,也许曾经有过,但也许谁也记不得了。如今,传在老百姓口中,留在老百姓心中的头衔,唯有一个,而且真正是老百姓不约而同给封的,那就是——许半仙。
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留言(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,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)
提交成功!
我们将尽快为您安排专人回电,请保持电话畅通。
确定
注意
您已经提交过,我们工作人员很快会联系您!
确定
注意
您当前IP已经到达最大数量!
确定